最后的“方舱之夜”
来源:最后的“方舱之夜”发稿时间:2020-03-31 03:59:50


“护士牺牲,医生感染,恐慌情绪在抗击病毒的前线上升”,《纽约时报》30日以此为题称,疫情正在打击目前最被需要的人——医生、护士以及其他医院工作人员。在纽约有的医院,已经有超过200人被感染。哥伦比亚大学欧文医学中心的管理人员呼吁外科医生增援到抗疫一线,因为重症监护室一半人员已被感染。有的医院物资依旧短缺,法新社援引在纽约一康复中心工作的托雷斯的话说:“我的头部和脚部都没有防护,每个人都害怕。”

“今年疫情刚爆发的时候,父亲舌头就开始出现淀粉样变性,口腔溃疡,浑身关节剧痛,四肢肌肉萎缩,无法独自站立。”王先生回忆,当时自己便开始找医院做治疗,但那时连透析的医院都很难找,因为疫情严重,很多医院被征用为新冠肺炎定点医院,最终联系到武汉市普仁医院 ,“但那边治疗不了我父亲的原发性基础病,只能做透析。”

“父亲出院后直接被拉到湖北省中山医院,我和母亲解除隔离准备去接他时,被告知父亲还要隔离14天。”王先生称因为中山医院是一家综合性医院,只能保证基本的透析和治疗,无法治疗父亲的原发性基础病,他担心父亲的病症会在这期间继续恶化下去。

该工作人员还称,像王忠类似的情况也有存在,“有些病人本身就有原发性基础病比较严重的病,但因为得了新冠肺炎,造成救治比较困难。疫情导致整个武汉一些正常的病人,需要做手术的现在都非常难,因为大多数医院手术室还没开,做手术风险太高”。

作为美国疫情的“震中”,纽约州的形势尤其严峻,目前纽约州确诊病例超过6万,死亡人数超过1000人。《纽约邮报》称,仅在纽约市,从29日9时30分至16时15分,不到7小时时间里,就有98人因感染新冠病毒而死亡。

纽约州州长科莫29日也在发布会上表示,纽约州还需要两至三周时间才能到达感染人数上升曲线的高点。他呼吁医疗系统做好迎接疫情顶峰的准备。科莫还呼吁增加物资供应并要求联邦政府进行协调。他说,各州都在试图从相同的企业购买相同的物资,这种情形抬高了价格。“不幸的是,我们正在与美国其他各州争抢同样的物资。”

八、中国疫情爆发后,海外华人华侨和中国企业曾从全球购买口罩等物资支持中国抗疫。当前全球疫情扩散蔓延,他们同样在以捐赠防控物资等方式参与驻在国抗疫。这是任何有社会责任感的个人或企业都会做的事。贵报有意混淆事实、移花接木,把有关中国企业1月底向中国捐赠防疫物资的行为,作为两个月后澳大利亚医疗防护物资短缺的“替罪羊”,是不是太荒谬了?

29日,特朗普宣布一项名为“空中桥梁”的公私合作项目,从全球向美国运输急需的医疗产品。当天早上,该项目的第一个航班从上海飞抵纽约。据美国媒体报道,该航班满载80吨医疗物资,其中包括13万只N95口罩、近180万个面罩和防护服,以及1030万双手套和数万个体温计。这些产品的购买者是美国医疗用品分销商,运费则由联邦应急管理局支付,特朗普政府希望最终能安排51个类似航班。

武汉市新冠肺炎防疫指挥部医疗救治组工作人员称,目前针对骨髓瘤有效的治疗方法就是化疗,但化疗又会加重患者的尿毒症,建议家属拿着资料先去找专科医院如协和、同济专家问诊,看有什么好的治疗方案。

不过在美国抗疫专家看来,“至暗时刻”尚未到来。29日,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接受CNN采访时表示,模型测算显示,疫情可能会在美国造成数百万人感染,10万至20万人死亡。“即使采取激进行动,美国也可能死亡20万人。”据《纽约时报》报道,福奇当天下午在白宫的新闻发布会上进一步表示,基于科学模型得出这种严峻的预测,“我认为,完全有可能的是,如果我们的努力不能将疫情减轻到一定程度,就可能达到这种地步”。白宫新冠病毒特别工作组协调员黛博拉·比尔克斯博士说,即使采取预防措施和限制措施,政府根据模型估计可能有8万至16万人,甚至可能有20万人死于新冠病毒引发的疾病。如果不采取任何防控措施,根据同样的模型,预测可能会有160万到220万美国人死于新冠病毒引发的疾病。